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征战无限历史 > 第四百章 第一阵袭击

第四百章 第一阵袭击

征战无限历史 | 作者:江南黄沙| 更新时间:2019-08-11 21:2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强弩的破风声十分尖利,数百支同时破袭的声音更是十分惊人,几乎在瞬间,数波箭雨就对艾布纳周围的一圈进行了覆盖式的打击。

    刚刚还在嘲笑法兰西懦弱的近战骑士连一声都没出就交出了自己的生命。他没有着甲,一支弩箭从他的背后射入,直接从他的胸口透了出来,受力之下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前一扑,整个人就扑倒在了艾布纳的身上,把猝不及防地他也扑倒在了地上——直到死,他嘴角讥讽的笑意都没来得及完全散去。

    这个无意识的行为拯救了艾布纳。后续的几支箭全部从他的头上射了过去,不断有近卫营的骑士被射中,箭矢入肉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呲呲”声,紧接着就是一具具肉体倒地的闷响。

    艾布纳不是一个新兵,除了王室卫队成员本身要求的血统,他也是多次征战后获得了足够的功绩后才获得了这个资格。刚刚那波攻击,仅仅通过声音来判断,倒下的近卫骑士恐怕就有几十人。

    这已经是难以估量的巨大损失。

    国王是所有军队的最高统帅,然而除了狮心王或者是亨利五世那样的性格,大多数君主并不会亲自上战场。亨利六世作为一个孩子更没有了这种可能,所以这一次他并不是出征,而是巡视已经通过胜利获得的新的领土,所带的也仅仅只是自己贴身的近卫团

    圣女贞德已经退隐,法王也已经递交了降表,整个法国都已经在英军的控制之下,除了如同上一次攻击的那两三只小野猫,根本不可能出现成建制的军队来攻击,而且近卫团人数虽然不多,战斗力却绝不弱。

    整个皇家近卫团分为步战骑士营,皇家骑士营和不列颠长弓手营三个直属营。每营都有二十个小队,每个小队十二人,总计七百二十名士卒,统统都是精锐级以上的兵种。

    其中,步战骑士被定义为A级,皇家骑士营是A+级,不列颠长弓手更是史诗级的存在。通常情况下这三者配合,战斗力还能上浮一些,即使面对上万的普通士卒,他们也有信心一战溃之,向白天进攻的那些垃圾士卒,更是来多少死多少,连一点威胁都没有。

    不说其他,光是兵种等阶差的威压,恐怕就足以让那些试图攻击近卫营的普通士卒炸营了。

    然而眼前的事实是如此地让艾布纳难以置信。刚刚还把红酒分享给他的那名步战骑士已经一动不动地躺在他的怀里,身体上残余的热度正随着咕嘟咕嘟的血液不断逝去。刚刚用来装红葡萄酒的杯子撇在了一边,杯沿上是刺眼的一抹鲜红,只不过原来那鲜红是勃艮第优质红酒特有的品质保证,现在却是步战骑士的鲜血喷射到了上面。

    这次一定是遇到了强大的对手!

    “敌袭!”

    几乎是下意识地,艾布纳推开了战友的尸体,从地面上一跃而起,一边寻找找合适的掩体,一边放开了喉咙大声地喊道。

    同时喊出的声音当然不止他一个人,就在这一瞬间,数名还活着的步战骑士同时发出了示警。这现实出来他们强悍的基本素质,精锐兵种遭遇突袭后冷静下来的速度绝非一般的士卒所能够比拟的。

    其实刚刚那波攻击,营地里还活着的人当然知道这是遇上了突袭,这样的示警声也是对友军的一种信息上的提示,皇家近卫营的强悍和默契在这个时候展现地淋漓尽致。

    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仅仅过了五分二十几秒,由长弓手营射出的箭雨已经无差别地覆盖在了阵营前方,皇家近卫骑士的数个小队更是骑上了战马,试图从后方开始包抄突袭者。

    于此同时,最弱的步战骑士营则开始以王帐为圆心开始结成了防御的军阵。与前面二者相比,步战骑士并非是进攻性的兵种,他们的几个兵种特性基本都集中在防御身上。

    换句话说,他们才是整个王室所拥有的最后一道屏障。

    “陛下,陛下……”

    让每个步战骑士感到心悸的是王帐内不断传来的声音。出于安全的考虑,步战骑士所拥有的权限仅仅只在国王的居所之外,所有非国王亲自同意的情况下进入都形同于叛乱,所以所有人只能耐心等待里面的命令。

    国王的私人医生很快进入了营帐,片刻之后一阵压抑着的痛哭声终于传了出来,让所有人心中一松。

    那是国王的声音。

    事实上亨利六世在痛哭中似乎能够感受到某种东西破碎的感觉,那是正在凝聚着王者气度。本来他都已经准备戴着王冠拿着红酒去和自己的骑士们一起庆祝这一次的胜利,然而没等他掀开营帐的门帘,如同短笛般刺耳的破风声就透过营帐传了过来。

    他眼睁睁地看着营帐外的一名步战骑士同时被四五支强弩射中,巨大的冲击力将他的尸体带着飞了起来,直接撞上了后面亨利六世所在的王帐,飞溅而出的鲜血将王帐上染出好大一片鲜红,让他目瞪口呆心惊胆战,而透过来的浓重血腥气几乎他立即就呕吐了出来。

    一个天性懦弱,且仅有十岁的孩子,在真正直面生死的战场立即昏死过去,似乎是最合理的结局。

    “国王到底还是只有十岁啊!”

    压制不住的想法在每个人心中蔓延。亨利五世的勇武留给他的臣民印象太深,忽然发现亨利六世似乎没有继承这种品质,众多的步战骑士不免地略有一点沮丧起来。

    “陛下只是惊吓过度,修养两天就好了。”王室私人医生很快用特殊的方法将亨利六世从昏迷中唤醒,同时给出了健康方面的建议。

    “陛下只是长途行进的过程中劳累过度了,您说是不是,格瑞希亚女士。”王室的管家兼监护人沃里克伯爵理查德?比彻姆很快正色纠正了王室御医的话,同时隐性提出了自己的警告。

    “您说得对。”御医格瑞希亚显然不是傻子,她能够坐到这个位置,除了医术上的高明,和她敏锐的政治嗅觉不无关系,既然沃里克伯爵这么说,那么唯一的事实就必然也必须是如此。

    “陛下,我建议您立即召唤近卫营的长官和您的军事顾问询问具体的情况。”沃里克伯爵等亨利六世稍微清醒一些,就立即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心急如焚地他根本没有看到亨利六世眉宇间那一抹厌倦之色。

    “如你所愿,我的老师!”亨利六世重整了一下自己的冠冕,像往常一样端坐在了自己的王座之上,只是说出来的话让沃里克伯爵一阵心惊,却又不知道该在这个时候如何修正,只好低头站在一边,继续充当管家兼监护人的角色。

    PS:居然四百章了,要不要多更庆祝一下哦。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