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我当医生那些年 > 第182章

第182章

我当医生那些年 | 作者:总经理秘书| 更新时间:2019-09-03 09:31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秒记住,精彩必发彩票官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风中柳智慧的长发散开,她即使穿着囚服,也无法掩饰她的高贵。



    她迈着模特般的步伐,过来,隔着铁丝网,并不贴上铁丝网,而是与我隔了铁丝网后,还是保持一定的距离,她的手捏着自己的手,自然的放在前边,对我礼貌的笑了一下。



    柳智慧与我,不知道是不是她刻意还是在心里本就对人如此,与我有着刻意的距离,当我觉得自己和她离得很近,但她做的,让我觉得以为和她关系很好不过是一种假象。



    “张警官,请问有什么事?”她轻轻开口问我。



    “是这样,我们监狱呢,有一个活动,选拔活动,在女犯,不是,在监狱的女人中,选拔一些女演员,去参加那个电视群众演员。”我看着她说。



    她只是笑笑,也不说话。



    我继续说:“然后呢,我是那个负责选拔的,你看你这边,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来报名。”



    她摇了摇头。



    我奇怪问:“为什么?”



    她颔首低盼眉目,继而举起脸看我说道:“我不喜欢。”



    我是真奇怪了,那么多人盼着抢着出去参加,她为什么就不喜欢了?



    我又问:“怎么不喜欢?不方便吗?”



    “我不喜欢暴露我的任何个人隐私。谢谢你张警官,请问你还有其他什么事吗?”



    我想了一下,我还有什么事?



    她说:“你借给我的书,我看完了,我会拜托别的管教带给你,谢谢你。没其他我回去了。”



    她扬扬手,然后走了。



    没错,扬扬手,然后就走了。



    看着她的倩影,我愣了好久,还真是够傲的。



    这时身后有声音传来,有人走过来,几个。



    我回头,马队长几个人过来,看到我的时候,马玲的表情甚是不爽,我急忙站定:“马队长好!”



    她挤出一个微笑:“小张好。”



    然后就和她的几个人走了。



    她因为骆春芳的案件,被上边踢去背黑锅贬一级,自然恨我,可她又如别的人一样以为我有深不可测的后台,又不敢得罪我。



    但这些只是表面,像她们这群小人,如薛明媚说的,她们只会在暗中背后下绊子,让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才是最危险的。



    所谓的降级为副队长,我真是觉得搞笑啊,哪有什么副队长一职,这所谓的降级处理,之前也都说了,全是走过场给人看。



    下午,在自己办公室昏昏欲睡,好不容易到了下班。



    沈月果然来了,和徐男来的。



    徐男自从我跟她说她们敛财的事将来如果被捅穿,估计要面临牢狱之灾后,就再也没了以前那么嚣张跋扈。



    如果是以前,估计她先进来,一脚踹开门,然后拉我出去。



    而现在,默默跟在身后。



    沈月进来后,我先是招呼请坐,倒茶敬烟,沈月没拿,徐男忧郁的抽了一口,我笑着说:“曾经叱诧风云的男哥如今怎么了?竟然那么忧郁了。”



    “滚。”她道。



    “张帆你忙完了吗?如果没忙完,我们等你。”沈月说道。



    “走吧。”



    去了那个黑店,在路上我就说:“其实你不需要请吃饭什么的,有什么我们在办公室谈,在宿舍谈都差不多。”



    沈月说:“张帆,能请到你是我的荣幸啊。”



    我笑着说:“客气了沈月。”



    然后我看着徐男说:“看看人家沈月,说话多好听,你看看你,讲话不爆粗口就专门扁人的。”



    “草你,要你管。”徐男开口又是粗话。



    “算了,朽木难雕。”



    进去包厢吃饭,沈月对我态度甚是尊敬,又是倒茶洗碗又是买烟给我点菜倒酒舀汤的。



    熙熙攘攘,皆为利往。



    我谢了她,倒酒后喝酒也跟她说了几句客套话,然后她对徐男示意了一下,徐男这才开口转入正题:“沈月请你吃饭呐,你怎么报答人家。”



    沈月急忙道:“不是不是,徐男你怎么这样。”



    徐男说:“没事,跟这家伙不需要客气。”



    我说:“礼节,礼仪啊男哥。我不想和你说,沈月你和我直接说吧,是不是选拔的事。”



    沈月不好意思笑笑说:“不好意思啊张帆,我也是为了,为了钱。”



    她声音小下去了点。



    我呵呵道:“哈哈,都是都是。”



    我点了一支烟。



    徐男也点了一支烟,然后对我说:“上次跟你说的,你还是好好考虑考虑。毕竟你自己出面也不方便,你一个人做也做不来,沈月说如果你愿意,大家既然以后做朋友,价格可以好好商量,她们拿一人两万就行。”



    做朋友,在这里,没有什么朋友,要么是同一阵线的战友,要么是敌人,没有朋友的说法。



    有的是相互抱成团不然被人踩,有的是相互倾轧。



    我对沈月说:“沈月,谢谢你的好意,但我觉得还是按之前你说的,一人三万给你们,你们来做吧。不过最后那一关,我来亲自审啊,因为上面还有一层,一旦出了问题,我们几个全都被骂。”



    沈月忙说:“不要不要,还是一人两万就好了,谢谢你张帆。”



    我说:“三万,别再和我罗嗦了啊。”



    沈月有些感激的端起酒杯:“徐男说你是个很讲义气的人,今天我才知道,怪自己请你吃饭请得晚了。”



    我哈哈的也端起酒杯:“过奖了沈月,谢谢你过奖,也谢谢男哥,男爷,哎男爷你干嘛呢,喝酒啊!”



    徐男也端起了酒杯。



    我拿纸巾的时候,沈月忙抢先拿了递给我,对我看来尊敬又信服啊,我擦了擦嘴说:“沈月,无论如何,都要按要求来办事,身高,体重,年龄,分数,必须达标,然后一人八万,无论是不是熟人还是什么,都是这个价了。挑选好后你给我名单,把她们在监狱表现的简单资料也都给我,辛苦你了。”



    “我会按照你的吩咐做。”



    喝完了六瓶啤酒,吃了六菜一汤,花了将近两千,黑店就是黑店,昆你个黑店。



    出外面后,我们看到在另一个包厢,监区长指导员康雪好多我们监区的领导全都在里边,而我们走过去后,在外面前台结账的是:马玲和马爽。



    她们本身就是一伙的,这也不见得有什么奇怪。



    出去的时候马玲也看到了我们,看着我们三个,我们急忙和马玲打招呼:“马队长好!”



    马队长看着我,问:“你们也是来吃饭的,好巧。”



    “哦,我们已经吃完了,马队长你慢用,再见马队长。”



    马队长看着我们三,头也不回的进了里边。



    出了外面后,沈月说道:“马队长看到我们好像很不高兴。”



    我心里知道她不高兴的原因,不就是因为看到我拉帮结派的不高兴嘛。



    徐男心里也清楚,她说:“以后我们还是少成群结伙的出来的好。”



    沈月说:“我们才三个呀。”



    徐男说:“三个也不好,张帆因为骆春芳的案子,让马队长落了处分,我们再一帮帮的玩,哪天马队长也会恼我们。张帆,你也不要见怪,我们跟你好归跟你好,但老是泡在一起,队长心里不舒服,我们以后也没好日子过。”



    我说:“我明白。以后有事的话,咱还是在不显眼的地方说吧。”



    道别之后,回了宿舍。



    没有手机,没有ipad,没有书,在宿舍的日子,贼他娘的难熬啊。



    次日,我就想着出去买一些书回来,不然我晚上会憋死在宿舍中。



    刚好指导员给我打电话约我去她家吃饭,这个女人最近很喜欢叫我去她家吃饭,很想靠近拉拢我。



    没办法,哥有魅力,哥有背景,哥有人脉,哥现在很多人找。



    下班后就出去了,出去之前把手表扔在了宿舍。



    我怕等下过检测仪被查出来。



    出大门检查后拿了手机,出去见指导员又是在那个地方,她那辆银色的车。



    我过去后,上车。



    指导员说道:“绑好安全带。”



    我绑上后,她摸了摸,说道:“我忘了拿家里钥匙了,你等我一下。”



    “哦。”她下了车回了监狱。



    我开了手机,看着一些垃圾短信进来。



    再也没有了李洋洋的信息。



    抬头的时候,看见监狱大门边,站着一个亭亭玉立身板挺直的姑娘,淡牛仔裤浅灰色外套,是朱丽花。



    朱丽花?



    朱丽花要出去玩吗。



    她手里拿着手机,往外面看,她在等人。



    我看见前边来了一辆灰色的奔驰轿车,开到她面前,停了下来,朱丽花缕了缕秀发,上了轿车,开车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



    我去尼玛,朱丽花原来是有男朋友的?



    我岂不是都是在自作多情了?



    车子开走了。



    唉我还真他娘的是在自作多情,总以为天下女人都爱上自己了,我是个二笔。



    好吧,我承认我还真是是有点心里不舒服。



    我不是真的很小气。



    她本来就不是我女朋友,她跟她男朋友约会,我居然感觉自己心里不舒服。



    掏出烟盒,拿了一支烟,却找不到打火机。



    就在车上翻,在中控台的小盒子里,我翻出了一叠的名片,这种名片,男人都知道的,平时去酒店开房,间门下会塞进来一大堆。



    什么什么清纯大学生,白领兼职,上门按摩,敬请保存需要请联系。



    这康雪搞这么多的这些名片放在车上干什么?还是整齐的像是拿来发的一叠。



    还有一张汇款单。



    汇款到了一个什么账户,我本没什么心去看,可看到那长长的数字,我就好奇看了一眼:6,035,900.00。



    我靠,六百多万?



    还是昨天的汇款,那么多钱?



    是她的?她怎么有那么多钱?



    康雪出来了,我急忙放好进中控台小盒子里,康雪回来上了车,说道:“等很久了吧。”



    “不久啊。指导员你那朋友好了吧?”我搭腔道。



    “哦,好了很多。今天我们去外面吃吧。”



    “外面吃?好啊。不过记得吃完了提醒我,我去拿我的IPAD。”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