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某齐神的次元 > 第二十章;所以说我最讨厌宗教了

第二十章;所以说我最讨厌宗教了

某齐神的次元 | 作者:月空楼阁| 更新时间:2019-08-10 19:48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身为吾主的奴仆,我辜负了吾主的信任,在吾主仁慈的不愿伤害我时,我却做出了那种事情,让吾主受到了那样的伤害,我真是罪无可赦啊。”

    齐木更加疑惑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搞的你好像真的对我做了什么一样,难道是我失忆了?

    “七天七夜刀······不,它已经不配再有这个名字,而是应该叫······”神裂火织神色严肃的抚摸着自己的断刀。“这把跟我一样犯下不可饶恕罪孽的刀,其名为断罪,从它斩落吾主的那根头发之后,这把刀已经变成此时最邪恶的武器,亦如我这个堕落者。”

    齐木:“······”

    齐木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啥玩意儿,我不就掉了一根头发嘛,这事有这么大的信息量吗?你知不知道电影中一般说这话的大boss,都够拍个三部曲供主角吊起来反复鞭尸了。

    “好了,竟然你很清楚自己所犯下的罪孽,那还不怀着感激之情做你份内的事情去。”土御门趁热打铁的说道。

    “哦秀森撒嘛(主人,),请······请用咖啡!”虽然俏脸已经红的快溢出水来,但神裂竟然真的按照土御门的话去做了。

    “大姐头,姿势再放低一点,最重要的是欧~派......”土御门一本正经的教训道。

    此刻的他就像是一位狗腿子老管家,忠诚的为主人调教着新的女仆,仿佛这已经变成了他的神圣职责。

    “还有这咖啡的温度一看就太烫了,至高无上的主人就在你的面前,你却连一杯正好80度的咖啡都泡不好,身为女仆你难道不羞愧吗?还不快用嘴帮主人吹好!”

    在极度的羞涩中已经丧失了智商的神裂火织:“?(??@?ω?@??)?~!”

    “适合而止吧,土御门。”在神裂有所动作之前,齐木先一步接过了咖啡。他可一点都不怀疑,再给土御门一点时间,眼前这个还算正常的少女,就要被彻底玩坏了。

    “对不起,主人。”看着齐木手中的咖啡,神裂脸上显露出了一丝歉意。

    “不要叫我主人,听起来总感觉有些别扭。”

    “您的意志,我主。”

    “好吧,随你便了。”齐木摇了摇头,却是突然发现一旁的史提尔,小心翼翼的扯了扯自己的衣角,那渴望的小眼神在拼命暗示着什么。

    而即使不用读心,齐木也知道史提尔想说什么。

    “神裂,其实你不用勉强自己的,那张欠条真的无所谓,所以你······”

    “请不要再说下去了,吾主。”听着齐木的话,神裂不但没有高兴,反而满脸羞愧的跪了下来。“吾主如此的仁慈,而我却······”

    齐木:“······”

    MMP,所以说我最讨厌宗教了,你们要不要这么能脑补啊。

    “唉,身为女仆在主人面前情绪失控,也是一项减分项哦。”土御门无奈的摇了摇头。

    “果然女仆什么的,还是经由正规女仆学校培训,拥有大师级厨艺,遵守严格的礼仪,对主人拥有完全的信任,并且还喜欢那种兄妹发生暧昧的漫画,坐在清扫机器人身上怎么转都不晕,这样的女仆才是真正的赛高。你说对不对啊,月空。”

    “你在说什么啊,土御门。”月空闻言,皱着眉头抬起头来。

    “女仆什么的,难道不是拥有一条粗壮的龙尾,每天愉快的给主人做尾巴肉,时刻想着攻略扑倒主人,并且能变装能卖萌,还能当坐骑,随随便便一口盐汽水就能喷出个万里无云来吗?”

    “岂有此理,我看错你了,果然像你这样的无趣死宅,怎么可能理会到女仆的精髓。”土御门鄙视的看着月空。

    “那也比你好,竟然将妹妹送进女仆学校那种地方,像你这样的家伙,应该全身骨头都被打断,送到德国都接不好的那种。”月空也毫不示弱的反击道。

    “你们两个智障够了啊。”有些烦躁的齐木,直接将这两个不可救药的家伙按在了桌子上。

    “既然我们都无法说服彼此,那就去找上条,让他来给我们一个决断吧。”

    友谊小船说翻就翻的两人,被齐木一手一个拖出了女仆咖啡厅。

    “吾主,你们去见那个少年的话,我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史提尔晃了晃手中的广告小卡片,时间也不早了,但今天他还有一半的小广告要贴呢。

    可恶啊,要不是前两天活动太频繁,被风纪委员注意到了,他也不至于效率降低这么多,那个会瞬间移动的小女生麻烦死了。

    “你确定?”齐木的眉头一皱,要知道上条就是跟他这个前任,去怼茵蒂克丝的前前任才断手住院的。

    “好吧,其实真正原因是我还没准备好去见那个女孩。”史提尔无奈的耸了耸肩,原本他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了。

    但只要一想到那个少年跟她待在一个房间里(病房),跟她一起分享糕点(分享?),说不定还会有一些亲密的接触(请延虚线剪开)。

    “啊,果然我还是不够坚强,没有做好去见她的准备。”

    “这样啊。”听到这话的齐木,自然也不好意思多说什么,转身拉着两人打下了响指。

    下一刻,三人便已经到达了上条的病房外,推开门刚一走进,便看到了常威在打······是茵蒂克丝正趴在上条的头顶,留下一个个请延虚线剪开的咬痕。

    “当麻,你竟然趁着我不在偷吃蛋糕,还有这个穿着女仆装给你送蛋糕的女孩是谁?”

    “放开我,我也不知道她是谁啊,明明跟哔哩哔哩那么像,但我敢肯定,这个哔哩哔哩绝对不是真的。”上条当麻斩钉截铁的说道。“真正的哔哩哔哩,裙子下面穿的绝对不会是蓝白色的***。”

    “当麻,你为什么会这么熟练啊,你到底做过多少次啊。”

    “疼疼疼,轻点,请相信我,我真的是不小心看到的啊。”

    “咦,女仆小姐速度挺快啊,这么快就将外卖送到了。”土御门对着御坂妹妹打了一个招呼,又转身看向了日常陷入不幸的上条。

    “看来今天的上条,依然在不幸作死的路上元气满满啊。”

    随着齐木三人的到来,上条当麻终于逃脱了“腐郭达”的命运。

    “原来如此,你是哔哩哔哩的妹妹啊。”在三人帮助下终于解释清楚的上条,不由得打量起了御坂妹妹。虽然长得一模一样,但脾气似乎好多了,就算是不小心被看到了蓝白**,也并没有生气,比她姐姐善解人意多了啊。

    “客人,请付钱,一共一百二十五块。”御坂9999在这时伸出了手。

    上条当麻明显脸色一僵,忍不住缩了缩身子。“那个······我真的只是不小心看到的,话说这种事情还需要付账的吗?”

    “是蛋糕的外卖费啊,我还没有付账的。”土御门说道。

    “哦,原来是蛋糕啊。”听到这话的上条当麻,才长舒了一口气。“等等,这种别人订的到付外卖也可以吗?”

    “VIP用户就可以,御坂对客人进行耐心的解释,并再次试图讨要外卖费。”

    “真是的,第一讨要对象难道不应该是土御门这家伙吗?”忍不住抱怨了一句,上条最终还是摸出了一个破旧的钱包。

    “我没有零钱,只有两百可以吗?”

    “很遗憾,御坂这个月的工资要在今天下班后结算,所以御坂身上并没有零钱,不过御坂可以先收两百,等到下班后再将剩下的钱送过来。御坂提出了自己的解决想法,并试图得到顾客的信任。”

    “那就麻烦你了。”

    看到毫不犹豫的将钱送到自己手中的上条,御坂明显愣了一下。“这样毫无保证的将钱直接给我,客人你会背负一定的风险,从博弈论的角度来看,这并不符合你的利益最大化,御坂发出不解的提醒。”

    “博弈论怎么样的我没兴趣啊,如果说原因的话很简单啊,我相信你!”上条笑着说道。

    “非常感谢客人的信任。”御坂9999点了点头,走到门口转身缓缓的关上了门。

    “客人,再见!”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