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长在春风里 > 第058章 想到一块儿去了

第058章 想到一块儿去了

长在春风里 | 作者:牛凳| 更新时间:2019-09-25 06:00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整整一个早上,张大年都没在三组出现。

陆远早上也没什么工作安排,上了QQ和马佐治聊了会儿天,关心一下《传奇》外挂的进度。

一直到吃午饭的时候,张大年才在食堂里露了个面,不过也没有坐下来跟他们三组几个人一起吃,拿了个铝饭盒打了点饭菜就回去了。

“嘿,你们瞧那边。”

这时,徐璀璀指了指食堂东南角的方向。

陆远和罗艳琼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那边坐得都是四组的人,四组组长刘志国正在说话。瞧一个个耷拉着脑袋,没心思吃饭的样子,应该是被刘志国训了。

陆远想起早上张大年和刘志国在秦卫明办公室的争执。

他隐隐有了些猜测。

等他们三人从食堂回到办公室,张大年就把他们叫到了一起,说是趁四组的人还没回来,他们三组简单地在大开间里开个会。

这会儿,张大年心情平复了许多,至少看上去脸色如常,没有带云彩。

等着陆远他们三人拿着本子,拉着椅子围着张大年坐到了一块儿,张大年才清了清嗓子,缓缓说道:“是这么个情况。今天早上,秦主任召集我们几个组长副组长一起,简短地开了个会。说是新一批的下岗职工名单已经出来了,其中有一部分下岗职工情况比较特殊,她们都是四十来岁的家庭妇女,多数从事的都是普工岗位,没有在专业岗和技能岗位呆过。像她们这类型的下岗职工,出去再就业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前面几批下岗职工里,也多多少少存在过类似的情况,我们也一直跟踪调查,下岗至今还在家里呆着,无所事事。所以厂里让我们三组承担起责任来,帮这些下岗职工,找一条出路出来。”

张大年简单的三言两语,把上面的通知转述了一遍给组里的人。

“老张,这事儿可不太好办呀!你不会应承下来了吧?”罗艳琼第一个出声问道。

张大年被罗艳琼的问题气得发笑,反问道:“难不成上面领导布置下来的任务,你还能拒绝不成?现在我们三组不是干不干的问题,是我们三组该怎么干的问题,这也是今天这个会的目的,罗艳琼同志!”

张大年最后直接喊出“罗艳琼同志”这个称呼,显然是提醒罗艳琼,这是在工作,这是在完成上面领导布置的任务,要端正态度,认真对待。

罗艳琼听罢,心里虽然还是不服气,但嘴上是安静了下来。

陆远虽然没吱声儿,但也在心里默默认同罗艳琼的话,他之前跟卢佩姗一起做过下岗职工的安置工作,对下岗职工怎么再就业,如何更好的再就业知之甚详,对其中的门门道道也是清楚明白的。

一般来说,国营厂子出去的人,最受欢迎的是实打实技术岗位上的工人。有技术,有经验,还继承和保持着大国营人的组织性纪律性,这类人是最受外面那些民营企业欢迎的,不然当初卢佩姗也没那么容易直接把一百名杭三棉工人推荐进华晟制衣萧山分厂。这些人之所以会下岗,并不是他们在厂里吃白饭,而是三棉厂的产值下降了,效益变差了,劳动力过剩了,但出了杭三棉厂,他们有的是民营企业想要,有的是效益好的厂子抢着要。

其次受欢迎的,是在领导岗位上或者基层管理岗位上待过的人。这些人虽然不是从事一线生产,也没有专业技术含金量,但他们有组织能力,有影响力,无论是个人还是家里,多多少少都还有些关系存在。哪怕请一尊回去当菩萨供着,啥事也不干,光是他们的人脉和资源带来的回报,足以抵得上给他们发的工资。

当然,这种情况不多见,毕竟有点关系的人,也不会轮到他下岗。

最最最难搞的一类下岗工人,就是那种没技术,没专业的普工和非常规工作岗位的工人,这类人多数是三四十岁,甚至近五十岁的家庭妇女了。她们文化程度普遍不高,家属也多数是三棉厂职工,而且一家人几乎都把青春献给了三棉厂。就像陆远的老妈吴秀琴,还有他老妈的同事徐姨,都属于这类下岗职工。

这些下岗职工离开三棉厂再就业,那绝对是个老大难的问题。

这也是当初陆远老妈吴秀琴创业开早点铺,厂里那些领导们为什么那么激动,那么大张旗鼓宣传的原因了。

再就业已经够难的了,更何况再创业?

但这些下岗职工总不能一直在厂里呆着吧,三四十岁还这么年轻,下岗了总要继续就业维持家庭收支吧?但偏偏外面那些民营企业,私营工厂,对这类下岗职工是不予考虑的。想当初卢佩姗在给康成做推荐名单的时候,陆远想夹杂几个这类型的下岗工人进名单,都被卢佩姗给打回来了,然潭炔桓撸挥屑际酰挥屑寄堋K缘贾滤堑脑倬鸵党闪死洗竽选D俏腋詹啪驮谙耄热凰敲挥屑际酰窃勖蔷徒趟羌际酢K敲挥兄耙导寄埽俏颐蔷徒淌谒侵耙导寄堋U庋痪徒饩隽怂亲陨泶嬖诘亩贪辶寺穑俊br />
“嗤……”

罗艳琼忍不住发笑,摇头道:“小陆啊,我还以为你有什么了不起的想法呢?想半天就想到这个啊?不是姐姐我打击你,你太想当然了。”

陆远问道:“罗姐,怎么就想当然了?”

“那姐姐问你,教她们职业技能,怎么教?谁教啊?你去教,还是我去教啊?”罗艳琼得嘴就跟机关枪似的,噼里啪啦讲出一堆问题来。

“我们当然不行……”陆远摇头笑了笑,然后提议道,“我想着是不是能由厂里牵头组织一下,搞一个下岗女工培训班。我记得我妈说过,她们年轻那会儿厂里不还给搞过扫盲班嘛?就是由厂里出面组织,让这些阿姨掌握一门技术或者技能,有技术有技能,还愁不能再就业吗?”

说完,他看向张大年,态度很明显,想法我说了,建议我提了,采纳不采纳就看组长你的了。

“嗯,小陆的想法还是蛮有建设性的嘛。”

张大年点了点头,他倒是觉得陆远说的这个建议,比刚才罗艳琼她俩说得要靠谱,也更具有可行性,尤其是这建议的背后,是一种认真做事和负责的态度

他在笔记本上详细记录了陆远的提议之后,将笔记本一合上,说道:“培训班这个想法,我看还是有可行度的,你继续说具体的。”

“啊?”陆远愣了愣,“什么具体的?不是说提个想法吗?也没说这个想法该怎么具体落实啊?”

“那不行,还要再具体点。比如——”

张大年用笔头敲了敲膝盖放着的本子,说道,“比如要办这个职业技能培训班,咱们三组怎么着也得出个章程出来,具体培训什么,往哪方面的职业技能去培训,这样呈上去领导才有东西可以看啊。不然光是说办个培训班,那太敷衍了事了啊!”

陆远考虑了一下,又道:“培训什么职业技能,往哪个方面去培训啊?那我再说说?”

张大年见状,气笑道:“你小子是属牙膏的吧?我挤一下,你就说一段。快点,痛快的说,往全了说!”

“好。”

陆远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我觉得吧,把这批下岗职工往家政服务人群这个方向去培养,是比较可行的。这两年,家政服务这个行业越来越市场化、职业化了,早已不局限于早些年那种家庭保姆模式了,家政服务还为广大家庭提供了护理、保洁、物流配送、家庭管理等方面全方位的服务体系……”

陆远如倒豆子般把新形势下的家政服务行业,给张大年和罗艳琼他们介绍了一遍,说得很详细,也很全面。

“诶?巧了!”

等他说完,张大年忍不住站了起来,双手抚掌称道:“还真是巧了,实在巧得不能再巧了。”

陆远看着他,表示不解。

罗艳琼是急性子,问道:“巧啊巧的,巧个什么鬼啊?”

张大年翻开记事簿,找到其中一页,指着上面笑道,“你们在食堂吃饭那会儿,我跟小展也通过电话,也说起了早上开会这个事,想先问问他有什么的解决办法。小展在电话里就讲了他的想法,没想到啊,他的想法跟你差不多,也是说把这些下岗职工往家政服务这个行业去输送。你说咋就这么巧呢?你俩居然想到一块儿去了。来,小陆,你来说说,你是怎么会想到要给她们做家政服务培训的?你的理由是什么哩?”

陆远听张大年说展鹏飞也提到了家政服务行业,不由面露奇色,展鹏飞居然跟自己想到一块儿去了?

还真是巧了!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